我要投稿 下载七一APP

符纯荣专栏|晚霞照耀回家的路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3-11-10 11:40:03

连日来,因忙于工作琐事,已有近两个月没回老家去看望父亲了。为父亲订阅的杂志,不知不觉也积攒了好几期,码在我的书桌上,居然有厚厚一摞。打开窗户,不时有风进来翻开一页半页,像是把它们焦急的内心呈现在面前。

父亲在基层供销社工作了一辈子,一直喜爱读书看报。在他的办公室里,各种书刊总是码放得整整齐齐,当然,父亲不只是自己阅读,还常常带一些回家给我看。除此之外,他给我订阅了《语文报》《少年文艺》《儿童文学》等报刊,让我从中吸取养分、练习写作。应该说,我懵懵懂懂地爱上文学,开始学着写下一些诗歌、散文,并在校园报发表处女作,都离不开这些报刊润物无声的滋养。

时光如梭,一晃,二十多年就过去了。曾经意气风发的父亲已年过古稀,我也从当年的青涩抵达不惑。这些年,我们兄妹四人各自成家立业,但并非都是一帆风顺,依旧让父母操了不少心。十七年前,母亲因患淋巴肿瘤而不幸去世,父亲随后找了一位老伴,不顾子女拦阻,犟着回到乡下老家,建房、种菜、养猫狗鸡鸭,生活过得波澜不惊,却也有滋有味。于是,每逢节假日回老家,我都把积压的报刊一并带给父亲。最让父亲高兴的是,时不时也能在这些报刊上读到我的一些小文章,每到这个时候,他总是反复读上几遍也不忍释卷。

五月的一个周末,我开车载着老婆孩子回去看望父亲。正值黄昏时分,越野车在机耕道上轻微颠簸,欢快的音乐随风飘荡,车窗外,满天霞光映照着油菜收割后的一弯弯梯田,像一幅凝重而温馨的油画,美丽极了。在梯田包围中,父亲的小屋沐浴着美丽霞光,时而一两声鸡鸣犬吠,让乡村与家的概念顿时变得鲜活起来。

接过我递上的一摞报刊,父亲随即去屋里找出老花镜戴上,然后坐在院子里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来。由于很久没见过如此美丽的晚霞,我和儿子都很兴奋,立即跑到田野中,拿出手机一通狂拍。当我们意犹未尽地返回时,看见父亲已在躺椅上睡着了,或许是打理房前屋后那些土地有些疲累吧。

他手中的杂志翻开那一页,一首题为《父亲》的诗歌赫然映入我的眼帘:

被我一直忽略的:十年、二十年……

乃至一生。置于淳厚之中

像一块

不善于发光的煤

这是我第一次为父亲写诗

多么美好呵。他还健康地活着

依然保持

一块煤沉默的姿态

我很羞愧。我从未写过父亲

而他真的像一块简朴的煤

在我的生活中

少于发光。却从未停止发热

此时,我需要写下

从未关心的腰肌劳损、关节疼痛

惯于忘却的叮嘱、唠叨

一点点黯淡的火焰……

多么美好呵!我可以补上问候的早课

给一块蕴藏温情的煤

交出歌唱、热爱

而不是痛心疾首和追悔莫及

顿时,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愧意无限。这是我为父亲写的第一首诗,发表在《晚霞》杂志2016年第3期。都说父爱如山,如果用诗歌来衡量,恐怕一千首也难以承载爱的伟大。而这样一首小诗的问世,却跨越我的生命差不多四十年。

在成长的路上,父亲无微不至地呵护着我们,经风沐雨,毫无怨言。哪怕膝下子女都已成家立业,他的关爱也从未减少半分。而我们总是难得多抽一点时间回到父亲身边,感受他的冷暖,聆听他的心跳,陪着他慢慢变老。

有亲人的地方,风是温暖的。此时,睡在躺椅上的父亲,手捧《晚霞》,容颜红润。满天霞光从头顶倾洒下来,与一本《晚霞》杂志交相呼应,照耀着父亲温厚慈祥的脸庞,也为我照耀出一条回家的路。

编辑:蔡雨耘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