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下载七一APP

熊刚专栏丨儿时回忆⑨“金岛印浮”千金石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3-11-10 17:02:56

千金石是万州西山钟楼之外、长江之中靠南岸的一块巨大石梁。数百万年来,它历经汹涌奔腾的江水撞击涛荡,仍以偌大的体量岿然屹立于长江之中。千金石表面呈船型,中间宽,两头窄,长度约300米,宽度10余米至50余米之间,历史上有人把千金石形容成一枚飘浮于江上的印章。于是,就有了“地宝形惟肖,中流玉印浮”的描述。在万州“古八景”中,千金石被誉为“金岛印浮”或“玉印中浮”。

蓄水前的千金石 孟学箴/摄

千金石,又叫黄金岛。北宋《太平寰宇记》记载,“千金岛,在县南三里,揭立江心,石高数丈,广百步。”清同治年间编撰的《增修万县志·地理志》(卷四)记载,“千金岛,在县南二里。”古籍志书介绍万州,千金石历来占有重要地位,可谓古时万州的重要地标。随着江水涨落,千金石夏季被江水淹没;退水后,千金石露出江面,随江而下的泥沙裹挟着沙金沉淀在岛上的低洼处,人们划着木船争先恐后上去淘金。

小时候,我曾目睹工人们在千金石下游的长江碛坝——红沙碛淘金的情景,对千金石历史上是否可以淘金的说法,心存疑虑。前几年,区科协干部姚世衡和我到镇乡调研,闲谈中我们聊到千金石淘金一事。他说,历史上千金石可以淘金确有其事,万州每年还向朝廷进贡3两黄金呢。多年来,他购买和收藏历史上有关山川形胜、风物地理书籍多种。在他的协助下,我作了一番认真考证,在古籍中找到了印证。北宋《太平寰宇记》记载,万州“土产金贡、白胶、蠲纸、苦药子。始因京兆尹黎干,方进上,云此药多疗诸病,遂为常贡。”北宋《元丰九域志》记载,万州“土贡,金三两,木药子一百颗”。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更是明确记载,万州“黄金岛,在州南三里近南岸,屹立江心,高数丈,土人淘金于此。”一时间,他在给我带来惊喜的同时,也让我发出感慨——民间也有喜爱万州历史文化高手啊!

蓄水前的万州三石 骆仁新/摄

千金石背靠西山,坐卧长江,状如磨盘,与凸向大江北岸的盘盘石和位于长江南岸、背倚翠屏山、呈弧形向大江伸去的草盘石隔江相望,三巨石呈犄角拱卫之势,紧锁大江。千金石海拔稍低,除夏季涨水没于水下外,其余时节,千金石都露出水面10多米,四周环水,千年若磐。由于南岸的草盘石和位于江中的千金石之间距离较近,二者合力将湍急的江水逼向了北岸的盘盘石,然后又被反弹回来。相对较窄的水域,使江水流速陡增,不同流向的水流交融激荡,互相扰动,形成浪急波涌、流态紊乱、无风三尺浪的“夹堰水”和旋涡、鼓泡、回流。过往船只驶入这一险象环生的水域,都需格外小心,历史上船毁人亡的事故并不鲜见。

夕阳余晖下的千金石 骆仁新/摄

16岁那年,我去成都读书,这是我第一次乘坐长江客轮得以和千金石近距离接触。开学离万,放假归乡,乘坐客轮经过千金石,我都在船舷边近观千金石自然造化的鬼斧神工,感受千金石浪遏飞舟的惊涛拍岸。船行上水,白天去渝,眺望船舷左边的千金石,在狭窄浪急的江中悬崖壁立,峻峭生姿,于狂风卷巨澜中傲然而立,心中顿生宋代文豪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的豪情。船行下水,深夜返万,轮船探照灯交替向两岸射去,船舷左前方是朦胧夜色中灯火阑珊的万州城,右前方是黑漆漆快速后移的庞然大物千金石。这时,轮船进港汽笛拉响,脑海中即刻显现出唐代诗人杜甫《放船》“收帆下急水,卷幔逐回滩。江市戎戎暗,山云淰淰寒”的意向,我心心念念的家就要到了。

南滨路 熊刚/摄

千金石“金岛印浮”作为万州的“古八景”之一,曾经引来文人墨客的赞咏。清代诗人沈巨儒《金岛印浮》写道:“巨石嶙峋万浪中,狂澜大江东。龙宫风雨沉沉黑,渔火霜星点点红。千里岷源障峡水,九霄天汉驾桥虹。张骞若乘槎至,莫问支机织女功。”清代诗人以《玉印中浮》为题赞咏千金石的就有孙本卓、刘为龙、刘高培、丁凤皋等人。在这些诗作中,尤以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任万县知县的刘高培的最有代表性和想象力。

“天雯飞宝篆,地脉矗灵蚪。嵌水俨新佩,掖云如系肘。蜃楼星欲就,虬璧发还纽。千载淘金鉴,真文终不朽。” 诗人借“玉印”发挥想象力,精巧设喻,在真假有无之间编织传奇故事,读后让人浮想联翩。重庆三峡学院教授程地宇先生,对这首诗作过这样解读:玉印上的文字就像天上的云彩飞舞而形成篆文,地脉中矗立起玉玺上那神奇的蝌蚪文,玉印镶嵌在水中好像是新佩戴的,挟带云彩如同将玉印系缚在肘部。玉印就像海市蜃楼,与天上的星星靠得这么近,一千多年来的淘金者可为见证,玉印上的文字终归不朽。

平湖万州 熊刚/摄

2003年三峡库区蓄水,千金石连同盘盘石、草盘石一道被上涨的江水淹没于175米水位线之下,“金岛印浮”成为万州人又一个难以抹去的文化记忆。如今,行走在淹没水下的千金石上方树木苍翠、柳绿花红的南滨路上,面朝大江,放眼眺望,只见山青水碧,过往轮船在已成平湖的长江上破浪前行,一座移民新城依山而建,滨水而兴。

编辑:李微希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