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下载七一APP

熊莉专栏丨别样的父爱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3-11-10 17:08:06

守护在行动如婴儿般父亲的身边,突然间明白,滋润着父爱转化成孝爱的我们才如此幸福。

小时候,我总因为弟弟妹妹的犯错受到牵连,被牵扯进母亲的“捆绑式体罚教育”——五姐弟在堂屋正中端站一排,接受母训或面壁思过。现在我们一想起忍俊不禁的是:弟弟妹妹总是看着我,只要我带头一站,他们就乖乖地按大小顺序挨着站好。有一次,拿着“荆竹条子”正要开训于我们的母亲,突然借故要出去一下,其实我知道,是母亲要出去处理一下她“忍不住的笑”。接下来,丝毫不影响母亲对我们的训诫的情绪。

受训后,不服气的我坐堂屋桌子上,在一张纸上愤愤地写着“我的妈妈”四个字,写得正反满满时,憋不住的泪珠滴落在纸上,变成了蓝花朵朵。父亲是什么时候回家的,又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我竟然一点没觉察。父亲抚摸着我的头,一句“看来又是妈妈伤及无辜了!”瞬间,我扑在父亲的怀里尽情地释放出我的脆弱。

父亲说,你哭出来是不是就舒服多了?从现在开始,你可不可以把值得你哭,还有今后值得你笑,值得你回味的点滴事情都记录下来,看看感觉又是如何?等你长大一些再来看它,它定会是一方别有洞天。

父亲的法子真灵,就在我写到三个歪戴着帽的弟弟都低着头,他们一个个瞟着眼看着我的样子时,我就开始了微笑。从此,日记便缠上了我,尽管参加工作后,日记渐渐成为周记月记,她舒缓着我的心情,浪漫着我的成长。

遗憾的是,在随父母的第二次搬家中,弄丢了我的日记箱。记得那次,我被自己痛哭的发泄所吓倒,我对那位收废旧的老伯大声道:“我明明在纸箱上标识了文字,我明明把纸箱放进了我房间里,你为什么非要搜走?我给你钱,请帮我找回来,好不好?

老伯说,我是想帮你们收拾干净,我是个睁眼瞎,我失格了!对不住啊!

现在想来,那不正是我和老伯各取所需的最美共情吗?

痛心的是,有一次,我出差在外,留先生一人午睡在家,起床后先打扫床头柜抽的烟头,结果没注意将烟头着上了席梦思,就出门上班了,结果可想而知,床和床下抽柜里我的孕妇日记本和儿子的成长日记等,全部消失在烟灰之中。

现在想来,这不就是烟火对我们滋味生活的好奇所致吗?

前年,我的电脑出问题了,又因为我一着急,操作不当,造成日记和很多资料的丢失,我自责到无语的地步。

现在想来,这不就是该记住的不会忘记,该忘记的必须要忘记吗?我只是需要在记日记的过程中来沉淀人生,去掉杂质,丰盈内心,治愈心灵,弹奏宁静的音符,呈现从容的姿态。

记得刚刚成家时,还没有手机,台历就成为先生和我的留言薄,也成为我们小夫妻拌嘴、赌气的灭火器。

“……莫生气了!冰箱在‘包面’里,中午自己煮来吃!”原本打算至少一天不用理睬先生的我,在不过几分钟时间里,就被先生抢先注册的商标“冰箱在包面里”忽悠得破涕为笑,也成为我和日记的最美心语。

还记得,那时住在一楼的我家,少不了与老鼠亲近,三岁多的小儿子第一次见到老鼠就问是什么?我告诉儿子是老鼠,它还有一个名字叫耗子。同事吴哥一家三口是我们一墙之隔的好邻居,他的儿子吴昊,每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就是逗趣我家小弟,有好吃的东西也总是忘不了同小弟分享,小弟成了“昊哥哥”家饭桌上的常客,两个孩子很是黏糊。

当我话音刚落,儿子就一边喊一边跑向昊哥哥家,大声喊道“耗子哥哥!耗子哥哥!”吴哥一家得知缘由后哈哈大笑。吴昊呢?不但没有反感,还将小弟弟的可爱写进了他的作文里。哪曾想到这一下就惹上大麻烦,“耗子”的绰号从此取代了吴昊的名字。

一天,正在吃晚饭的我们,被怒气冲冲跑进来的吴昊一声呵斥惊住:“就是你这个小家伙,同学们都叫我耗子了,我讨厌你……”

“昊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叫你耗子哥哥了……”我家小弟吓得流泪求饶。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哥哥和弟弟又黏糊在一起了。这就是我们那个时代,也是我们的家乡至今最唯美的邻居情谊,成为我和日记共同念想的日子。

日出日落是免费的,春夏秋冬也是,家乡的人情味和我的日记同样也是。我总是走不出家乡,更是走不出家乡的人情味和我的日记,总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最贴心的人情冷暖在我的家乡,也在我的日记里,那随时随地不动声色的善良,连同那无痕的温暖。

一转眼,日记中小小的琐事成了故事,故事有大有小,心声可高可低,都有正反意义。

一转身,光阴成了故事,故事就在日记里,日记成为了我生命中的过程,过程中有属于自己独拥的风景管理区。

在别处花落,又在厨房里花开,在一碗烟火里,兑现儿女情长,从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中,看到一景一物一心一愿,还有专心致志。很自然地抓紧记录下来,反过来,也许是她“看到”了我,我以为的“看到”,其实是被我“触及”被“沉浸”。今天的日记,她便成就了也弥补了属于我的春生夏长的时光。

在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中倾听内心的声音,与宇宙互动,与圣贤对话,与心灵探讨。在自己的文字中,找到了自己,在别人的动静中,默默的打点着自己。

晚风吹人醒,万事藏于心。于独处相安,与万世言和,从阅己到越己再到悦己,日记至此就真正属于自己秋收冬藏的存福罐了。

存福罐是父亲给予我的!我像当年父亲抚我的头一样抚摸着父亲的头说:我的父爱无双,您的恩德无价!

( 2023年11月5日 周日 雨 于新华社区)

编辑:李微希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