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下载七一APP

任静专栏|落苏亦吾爱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3-11-11 00:26:56

茄子,落苏,二词一义,就像从前的书生有一个父母赋予的名字,另外还有一个传达志趣的表字。落苏,我极喜欢这个雅称,轻轻吟哦,味蕾上似乎即刻跃上醇厚丰腴的滋味。

篱落稀疏,那些曾在春风里潜滋暗长过的草本,在清秋的白露中色彩纷呈,勃然秋美之势,让秋日的菜园别有一番清新之态。篱落上的扁豆成熟了,悬着鼓胀胀的豆荚,仍有零星的扁豆花儿在绽放,红白交错,色彩鲜明,在秋风里摇曳出繁星般的梦幻色彩。尤其那一畦茄子,青茄,紫茄,圆茄,长茄,矮茄,悠然自得地隐藏于深绿的枝叶下,晕染一派绿水青山里的斑斓丰美。

菜园子是每个乡间孩子流连忘返的地方,那一派怡红快绿、荒青老翠的景象,像一幅隽永的山水画,时常在记忆深处徐徐铺展开来。田埂上,先是荠菜花摇摇摆摆撑起小白伞,接着紫花地丁雍容婆娑了一大片,西红柿的花儿在枝条挂满了鲜黄色的小灯笼,辣椒花白衣胜雪,黄瓜花嘟起小喇叭……茄子花要开得略微迟些,茄子的枝叶几乎贴着地面生长,一副低调的模样——在长圆卵形状的墨绿叶片下,萌发一簇簇小花,形似漏斗,初开时莹白,经过授粉和强烈光照后,花朵渐呈紫莹莹的秀色,像点亮了一盏盏暖色的小灯笼。

不久之后,着紫挂绿的茄子就羞答答地躲在叶子底下了。紫茄华贵而醒目,如同描了黛眉身披紫衣的紫霞仙子;青茄清白透亮,恍若小家碧玉;矮茄则像一个个圆圆的小脑袋,完全可作一首打趣茄子诗的谜面,“青紫皮肤类宰官,光圆头脑作僧看”。果实饱满的茄子在蔬菜家族中出类拔萃,在菜园里格外清丽炫目。

无论古今,朴实的茄子都是家常餐桌上的主流。北宋诗人黄庭坚,饱蘸笔墨深情礼赞友人送来的一筐银茄,“藜藿盘中生精神”。关于茄子做成的美食最著名的就是《红楼梦》中的茄鲞:“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籤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都切成钉子,拿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初读这一段,细品细致入微的美食做法,真是想象不出用如此繁琐的烹制过程做出来的美食,会是怎样一种至味?许多人都推崇这道大名鼎鼎的茄鲞,但是,我以为这加了过分富贵浓郁食材的美食,已经冲淡了菜蔬的本味,哪里再能吃出一丝茄子味来。

在寻常百姓家,茄子实在家常不过,无人将其列入山珍海味。时令抵达深秋后,别的菜蔬大多枯萎下架了,唯独几畦茄子果实累累缀满枝间。茄子皮薄肉多不耐储藏,但是母亲自有办法。有一种储藏办法是将茄子切成厚片,晒成干制茄子,可以等寒冬缺少蔬菜时,泡发了做烩菜或炖肉吃。

凉拌茄子是我幼时常吃的家常菜。将鲜嫩水灵的长茄切成厚片,置于锅里蒸熟,控干水分,撕成条状,加盐、醋、蒜泥、香菜叶,泼上油泼辣子,一道可口又下饭的美味,便香气扑鼻。还有一味红辣椒腌茄子丝,也是极好的下饭小菜。经母亲巧手转化,我们将平平淡淡的日子品咂出不一样的味道。

茄子美食可真不少,怪不得古人吟诗赞誉“瓠白茄子青,软美胜粱肉”。茄子炒豇豆做法极简,豇豆切段,茄子切丁,两个红辣椒切丝,快火同炒。不用看菜谱,那种盐少许、味精少许的含糊说教实在很令人厌烦。三味家常菜蔬,简单烹制,香气四溢,自有一份山河逶迤、红男绿女的温婉家常,吃到嘴里,齿颊生香,久久不散。另有一种做法,是将猪瘦肉、茄子和青红椒分别切丝煸炒。在外面应酬时,还吃到过一种炭烤茄子,是将新鲜茄子放在炭火上烤至皮呈深褐色,趁热以最快的速度剥去茄子皮,切段装盆,撒上一种叫作木鱼花的调味料,配以生姜泥和黄瓜,鱼汤加浓口酱油、清酒及海鲜素烧开作为蘸汁,味道焦香软滑,质嫩爽口开胃。汪曾祺说云南有一道菜品叫茄子酢,是将茄子切成细条,晾干水分后,加以盐巴、鲜辣椒末、粗米粉拌匀后封缸,发酵而成,我至今无缘品尝茄子酢滋味。

“本草名传是落苏,个中滋味性膻腴。老僧也爱田家好,写作山林野趣图。”我想,倘若没有落苏这个尽显古风的名字,亦无几畦青紫参差的茄子点缀,大自然的菜园里也许会缺失几分山林野趣、些许斑斓色彩。

(作者系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

编辑:郭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