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下载七一APP

唐安永专栏|黑灯芯绒棉鞋里的母爱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3-11-13 14:09:10

我家住在偏僻的农村,父辈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条件十分落后。小时候家里十分贫穷,记得在六七岁以前,我常常是光着脚丫。

上小学一年级那年,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寒风吹来,脸上像刀割似的,赤裸的双脚踩在地上,犹如踩在冰窖上一样难受。班主任老师来我家家访,第一件事就是与母亲谈论我打赤脚的情况。时至今日,我还依稀记得老师对母亲说的话:“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你家孩子不能老是光着脚呀……”一旁的母亲点点头道:“好的,我来想想办法吧!”

第二天,窗外的天空还是黑黢黢的,隐约可见远山的轮廓,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屋外的树林里呼朋引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母亲提着家里仅有的一只下蛋母鸡出门了,来到10多公里外的场镇上去赶集,换回点点零钞,然后又从供销社买回两尺黑色灯芯绒布和一些做鞋所需的材料。

此后的十多个夜里,母亲在昏黄的油灯下,一针一线完成了一双黑灯芯绒面、白色鞋底的棉鞋。

一个寒冷的早上,这双崭新的棉鞋出现在我的床前。

穿着母亲精心缝制的黑灯芯绒棉鞋,我欣喜万分,来到学校,还不时低下头去瞧瞧,当看到有同学来到身边,还故意把脚翘起来,在同学面前炫耀,生怕同学没看见我脚上这双棉鞋。

上中学,过冬的鞋款式越来越多:鞋底是橡胶的,鞋帮有棉、皮的、里面是一层厚厚绒毛的。严冬步步紧逼,我穿着单薄的布鞋,无情的寒风一天天侵蚀着我的双脚,有一天我感觉左脚的脚后跟奇痒难忍,用手去摸,感觉到肉里面有硬块,原来是脚上长了冻疮。

没过多久,冻疮化脓了,每当夜晚脱鞋睡觉,鞋上的布就紧紧粘着冻疮溃烂处,为脱掉鞋子,我只得咬紧牙关用力将鞋子脱掉,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袭来。霎时,脓血顺着脚跟流出来了,我只好把脚跟裸露在外,再也不敢把鞋子穿上。

周末,母亲见我没回家,四处打听,得知我因冻疮溃烂不能赶路。母亲连夜赶到学校,看见我躺在学校的地铺上,双眼通红,只见母亲弯下腰,抚摸我的双脚,一滴滴热泪滴在我的脸上。而后,母亲从满是补丁的布口袋里拿出一双崭新的黑色灯芯绒棉鞋,一边抚摸着我冻伤的脚,一边小心地给我穿上。在母亲低头的一刹那,我注意到母亲脚上是一双补了疤的布鞋。此情此景,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那天,天空下着小雨,还夹着雪花,母亲的布鞋上沾满稀泥。

我参加工作后,在商场买到了各种款式的过冬保暖鞋,但这些鞋虽然精致美观,却总不及母亲亲手制作的灯芯绒棉鞋温暖舒适。

而今,母亲已经离开我们好几个年头了,每当冬天来临,我就会想起母亲,更会想起母亲为我做棉鞋的一幕幕情景:母亲以一盏昏暗煤油灯为伴,低头纳着鞋底,为了让针尖轻松穿过鞋底,母亲每纳一针,就用针尖在她的满头白发间来回划动一下;有时,母亲手中的针刺到了手指,她就把手指伸进嘴里吮吸,很快又继续做手中的活儿。

母亲的黑灯芯绒棉鞋不仅温暖了我的双脚,她的爱,也温暖着我脚下的每一步。

编辑:别致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