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下载七一APP

谭大松专栏丨我从家乡门前过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3-11-16 16:35:11

巫咸古地,桃园仙境。逍遥巫溪,生态家园。

巫溪,深植于我骨子里的家乡,我的根须固扎于此,我的血脉源流于此,这里是我永远也走不出去的生命的港湾,无论走向海角,还是天涯,这里的阳光雨露,这里的星辰皓月,这里的草木土石,这里的鸟啾禽鸣,这里的烟火菜肴,都在我的眼前和我的心中。

恐惧山路云里雾里九弯十八拐的险要,一回回搁置了欲行的脚步,念想的情结凝成滴滴热泪。回家的路一次次被缩短,又一次次兴冲冲地回到家乡,激动的情愫和澎湃奔涌的热血在激荡。路,在家乡人的脚下延伸,延伸进家乡人的希望,延伸进游子的梦乡,回家的日子家常便饭了,远离的脚步踩在家乡久违的泥土上,响彻的是乡音、乡情、乡愁的歌谣。

霜降秋日下,暖煦的阳光如水洗一般,我又一次从家乡门前打过,又一次亢奋在家乡莽莽群山如战马腾跃、清清河水似雪花欢奔的版图里,激昂在家乡沧海桑田、日新月异的精美山川里。

路,是一个地方攀向高原的捷径。从湖城万州启程,穿越高架桥和隧道之林,在羊桥坝高速路收费站下道后,转而便是和高速路没有差别的高等级快捷路。这条路就从我家老屋擦肩而过,直抵风光旖旎、享有南国高原美誉的红池坝。

关于家乡的路,流传着令人酸楚的典故。那是1970年以前,家乡没有一条公路,唯有一条大宁河水路上的柳叶舟与外界相通。有一年,县委书记的吉普车还是柳叶舟像古稀老人摇荡着运抵县城的。家乡人吃尽了没有公路的苦头,后来在悬崖峭壁上一锤一敲,一凿一刨,一眼一炮,用血染的风采换来了人间天路,那可是一公里路活埋两个乡亲的代价,可是以生命的赞歌为后人筑起的幸福之路!

醉恋于红色遗址,醉悦于千年古镇,醉乐于奇山异川,醉赏于华美村庄,三天的家乡行程,三天的醉美时光,再次颠覆了我对家乡路的崎岖艰辛的认知。记忆中的家乡,似乎与偏僻、闭塞、贫穷、落后、灰暗这些令人酸楚的词语相关,我却忽略了家乡历史文明、自然资源、人文精神底蕴的深厚,忽略了家乡积蓄的力量有朝一日如春雷般爆发的声声巨响。而今眼下,无论走向哪里,公路穿上了油黑的亮衣,大气如虹,流盼的眼晴变大了,狭窄的视野变阔了。前不久,巫溪和陕西镇坪的高速路飞架南北,家乡又多了一条通江达海寻觅诗和远方的路。如蜘蛛网四通八达的路,连通着家乡山山岭岭枕着的梦想,缝缀着家乡这山人、那山人久远的期待,家乡的路唤醒了沉睡的大山,催生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绚彩故事。

美丽村庄不是梦

海拔800米以上的观峰村,如同镶嵌在渝陕鄂交界大山深处的明珠,夺目般的闪亮。

观峰有多高,观峰人最清楚,站在观峰山上极目眺望,一眼就能看穿被誉为米粮仓的羊桥坝,多少代观峰人眼巴巴地向往着坝上人殷实富足的日子。任何人也很难想到,到了21世纪20年代,在观峰这个穷山恶水的村庄,竟然爬来了穿越村庄让人眼前一亮的高等级快捷路,这条路终究成了观峰人撬开小康大门的致富路。

这是一个微型盆地,四周是挽着臂膀的山峰,曾经被遗忘的山旮旯,却因为有了梦想的路,就有了秃地崛起的美丽山庄佳话。绿荫掩映,鲜花含笑,池塘闪金,鱼翔浅底,漫步其间,神也旷远,心亦怡乐。流连于巫咸文化陈列馆品赏华夏五千年文明中的一束星火——巫咸文明,徜徉于农耕博物馆品读九佬十八匠、刀耕火种等农耕文化,悠闲于长廊品味图文并茂的孝德经典,愉悦的时光在民族历史斑斓的星火缩影里波光潋滟。大型乡村游乐园纯真浪漫的琅琅童趣,泥土韵味里农家乐开怀畅饮的笑谈,星辰下民宿苑酣眠甜梦的呓语,露天广场上Ok吧悦耳悠扬的欢歌,让乡村的山野飞翔着令日月星辰也魂牵梦绕凡尘清新的交响。丰收的五线谱勾画为观峰人悠悠扬扬的山歌,国字号文明村的誉称响当当地挂在观峰人自豪的笑脸上,观峰人终于赶走了压在身的穷根,从此,那条敞亮的阳光大道闪烁着心灵向往的光芒。

村庄成了家乡的风景,成了家乡的名片,成了游子的福音。这又是一个家乡崛起的村庄,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龙池。如同一池一尘不染的清泉濯洗过,村庄的阳光是朗润的,村庄的微风是暖润的,村庄的景物是清润的,村庄的土地是香润的,村庄的乡亲们是甜润的。

龙池的春夏秋冬不只是季节的变换,还有春夏秋冬区域的轮回,春赏鲜花,夏品水果,秋采鲜菜,冬尝山味,一个区域有一个区域季节的标识,一个区域有一个区域的风味。草莓山居,和谐山居,三明山居,古月山居……清一色雪白的院落星星点点缀落在荒野间,屋前的压膜混凝土院坝连缀着土地、山丘、庄稼,连缀着龙池的家家户户,连缀着龙池人激荡的春潮。因路而兴,因文而兴,因境而兴,龙池村土地上长出的文旅精品街又似鲜亮的处子,俨然挺立于绿原花香的乱石岗上。奶茶店、咖啡馆、火锅屋、直播间……龙池的夜晚被点染得热腾腾的了,月光也分不清是村庄里的城市,还是城市里的村庄。龙池人有了自己的龙池乐团,村晚舞台上的笙歌欢舞,让村庄的星月醉了,让星月下的群山醉了,让群山中的飞禽走兽醉了,让齐聚宽敞漂亮广场上的龙池人醉了,醉亮了龙池人晶莹剔透的悠悠华章。

还是一个穷乡僻壤的村庄。这个村庄叫兴鹿村,土地名儿野鹿窖方圆百里人家无人不知,这里曾经是野鹿成群结队的荒山野地,要偏僻有多偏僻。但是,兴鹿村的老鹰茶树遍布山野,闻名遐迩,据权威专家鉴定,千年老鹰茶树竟有8棵,占了全镇10棵的80%;100年以上的有800余棵,占了全镇的35%以上。《本草纲目》记载:老鹰茶有“止咳、祛痰、消暑解渴”等益身健体的功效。1992年,老鹰茶被中国茶经收录为“特有茶种资源”。养在深闺终被识、一夜走俏天地间的老鹰茶自然也就成了名贵茶饮。兴鹿人的眼光聚合在茶饮市场,种起了老鹰茶树,一个村庄满山遍地都是老鹰茶树了。老鹰茶合作社也随之胎生村庄,制茶车间也垒起来了,现代化机器也嫁与了村庄,机器的轰鸣响彻在山村,响彻在兴鹿人的脚下,响彻在致富路上的铿锵中。

大把大把的钞票流入兴鹿人的腰包,一个镇的乡亲“眼红”了,种植老鹰茶树的愿望强烈了。供不应求的产量让县乡政府看到了市场的前景,老鹰茶树示范园很快就呈现在乡政府大楼旁的桐元村,示范带动效应呼啦啦啦地井喷而上,十个村庄,十大山岭,十岭茶香,26000余亩老鹰茶树,年产百万吨老鹰茶,上亿元年产值,香了一方崇山峻岭,香了大大小小的商场,香了上万乡亲的乡村岁月。

一把把金钥匙,启开了家乡村庄的美丽,启开了家乡人渴望小康的山门。

山山水水皆是景

说到名片,家乡的山水在我眼里,那一定是少不了的。

久别后行走在家乡,走一地,都要被家乡的山所震撼,被家乡的水所叹观。家乡的山威武雄壮,有重庆第一高峰阴条岭,有位居神州版图中心一脚踏三省、鸡鸣渝陕鄂的鸡心岭,有平均海拔1800米高度的红池坝高原莽莽群山,有云台峰、剪刀峰、宝元峰等众多名山。雄,奇,险,这是家乡山的走势,如群龙昂首,如猛虎下山,如万马奔腾;这是家乡山的气场,大气恢弘,气壮天宇;这是家乡山的壮美,七色绵延,苍翠欲滴,如诗如画,如歌如咏,人与自然相依相融。而家乡的水隽美清亮,有洞穿大山峡谷似桃园仙境的大宁河,有羊桥河、东溪河、西溪河、后溪河、柏杨河等众多滋补五谷丰登的河脉。亮,美,幽,这是家乡的水的彪悍,披荆斩棘,破雾穿石;这是家乡的水的豪放,乘风高歌,浪花飞扬;这是家乡的水的内涵,不达江海,不是梦想。家乡的山是家乡的水的屏障,家乡的水是家乡的山的乳汁,家乡的山因家乡的水而丰腴,家乡的水因家乡的山而悠长,家乡的人因家乡的山水而越来越兴旺。家乡的山水是画家笔下不可多得的写生之景,作家笔下文思泉涌的创作之地,诗人笔下灵感喷发的意象之地。

有山,有水,就有风景。在我的家乡,满眼是山,满眼是水,满眼是风景这边独好。山还是那些山,水还是那些水,可山在不停地运动,因此,此一刻的山又不是彼一刻的山;水在不停的流动,因此,此一刻的水又不是彼一刻的水。家乡的山水在运动中、流动里变成了养眼怡心的风景。春申君故里所在天子城等群山和水质纯净生长娃娃鱼的西流溪滋养的南国高原——红池坝,成了中外游客慕名打卡的休闲避暑、观赏体验的高地。有逐鹿饮泉传说的宝元峰和犹如清水出芙蓉的后溪河养育过的宁厂千年古镇,一泉流盐,千里走黄金,依稀可见的飞流盐泉、古街古貌、古庙古迹,可是游人心中古色古香的向往之地、寻觅之地、怀古之地。

这是我第五次登临兰英大峡谷之巅,却被这里的高山峡谷、山云峡雾的魅力紧紧地拴紧流连忘返,凝望形神兼备、比肩接踵的十里群山,俯瞰云翻雾腾、泉水叮咚的十里长峡,极目十里高坡似彩霞、似火焰的满山红叶,简直是世外桃源般的心旌荡漾,荡漾在山高水长的意境里,荡漾在登山绝顶我为峰的联想里,荡漾在峡谷泉流深千尺、不及红叶送我情的遐思里。这就是兰英群峰和兰英河哺育的兰英大峡谷,这就是如今走向游客心中的名胜风景。难怪,同行的两位文友打道县城后,晨早又执意要顶风冒雨追寻兰英大峡谷雨雾中的绝妙,去让那些生动的自然画面定格在荧光灯下。和我一样,他们舍不下鬼斧神工的壮美山川,舍不下大自然赏赐予人类爱的激荡亦梦亦幻的仙景。

家乡人醉卧在绚烂多姿的山水中,情系着那一方山水,坚守着那一方山水,呵护着那一方山水,让山更美了,水更清了,景更悠了,让美山清水悠景的物理反应转化为金山银山的化学反应,栋栋漂亮的民宿掩映在高山绿林中,浓郁的烟火绽放在生态环保的风景区里,脚步的喧嚣鲜活了曾经暗淡、孤寂的大深山,闪烁的荧光灯鲜亮了家乡人春风般的微笑,这是那一方山水对家乡人的回馈,这是那一方山水对家乡人的爱赠。据巫溪文联主席赵四方介绍,2023年截至目前,全县接待游客逾百万,带动产值五十多亿。

精美山城淌乡愁

家乡的山在变,水在变,村庄在变,家乡的城市同样在变。变,是家乡的一缕星光,是家乡的一束灯火,是家乡的一种旋律。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在马镇坝就读县城师范那两年,赵家坝依然山河依旧,仍是一片长满庄稼的农田,马镇坝更是典型的山区农村。又过了十年,我先后在县城中学和县委党校执鞭从教,也仅仅一座土里土气的老城,一袋叶子烟功夫便可穿肠而过,车水马龙、人流密集的繁华把狭窄的马路、街道挤压得直喘粗气。

可如今,从大宁河边的袖珍老城已经自东向西拓展到赵家坝的次新城、马镇坝的新城,南北高山绵延的谷地,三大版块串联的崭新的城市,彰显着山水之美、自然之美、人文之美、绿色之美、协调之美,集精致、精美、精灵于一体的山城,是家乡人精彩、精细之笔泼墨点染的杰作。

柏杨河两岸的赵家坝、马镇坝,楼房林立,错落有致;马路宽敞,平坦油亮;绿草茵茵,花团锦簇;华盖公园,绿被广场,城市规划、城市格局、城市品质无不凸显了全新的视觉、视野。

如今,老城又焕然一新,新城老城相生相宜。县属行政事业单位几乎搬离到马镇坝,拥堵的老城宽松了,活络了,休闲了,宜居了,老城人也欢度着悠哉乐哉的岁月时光。漫步在紧邻古城墙的漫滩路上,看大宁河濯亮的流水,看河水跳荡飞扬的浪花,看跳跃在水面啄水的小鸟,看戏水欢游的鱼虾,听大宁河弹奏的清音,听清风摇曳绿树的天籁,听水鸟扑腾时的欢鸣,听大宁河人放逐快乐的山歌,疲倦、烦恼、困惑、彷徨、惶恐统统都被装进乐悠悠的大壶。是不是小城人早已洞悉了这妙用,不然漫滩路上哪来络绎不绝的人流。

家乡人像爱护自己的眼睛,爱护他们的城市,美化他们共同的家园。地上洁净如洗,看不见垃圾、纸屑、果皮,看不见飙车占道、横穿红绿灯,滴水见太阳,这让我不得不艳羡家乡这座国家卫生城市的文明涵养。每当日落西山,大宁河边的烤鱼城香酥了,老城繁华的夜晚从这里开始了。上百家烤鱼店成千上万的顾客,因为环保理念根植骨髓,烤鱼城却并非一片狼藉,凌晨醒来,地面依然干净如昨,河水依然清亮如昨。

在家乡县城工作那几年,学校放暑假,我都要带着儿子去县城边的大宁河上游往下畅游,而每次都要经过北门沟。那时的北门沟臭名在外,是出名的臭水沟,蛆虫横行,苍蝇乱蹿,捏紧鼻孔仍是臭而不可闻,熏得人眼泪直淌。长达三四百米的北门沟却翻新了旧横样,红砖绿瓦,条石铺路,亭阁楼榭,绿树环绕,苍翠欲滴,香花扑鼻,蝶飞蜓舞,蝶变为中国城市宜居典范,成为数百户人家爱不释手的住宅区。

穿过家乡的山城,淌着的是浓浓的乡愁,是乡愁的蜜饯。

“认穷不认输,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落后不落伍,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家乡县政府前壁的这副长联铅印在我的记忆里。为什么家乡能有今天的沧桑巨变,我终于从中悟出了答案,那就是家乡人坚韧顽强的勇气、克难攻坚的锐气、战天斗地的豪气、誓死必胜的心气。

这又让我想起了我刚参加工作时走过的红军路。一把菜刀起家闹革命追随共产党的贺龙,为了追寻革命真理,为了拯救穷苦大众,为了砸烂黑暗的旧世界建立光明的新世界,1932年12月15日率领的红三军右路军突破国民党的防线,从鸡心岭进入巫溪,绕道湖北承德双桥,翻越海拔近3千米的阴条岭,途经红旗村小阳板、大阳板、四云头、桃子垭等,这是一条上可摸天下可触地海拔高度相差2千余米的攀越之路,这是一条人迹罕见、云雾飘渺、雪海茫茫的不毛之路,这是一条荆棘丛生、猛虎也畏惧三分的天险之路,而在红军脚下却势如破竹,如履平地,因为有崇高的信仰、伟大精神的支撑。历经千辛万苦,当月18日落脚在通城镇长红村扎营夜宿。在长红村,红三军爱民为民的佳话如春风暖润着家乡人的心田,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豪情斗志激励着家乡人奋斗不息,砥砺前行。

1986年春天,我带领所在通城中学班上学生缅怀红三军遗址,“分配土豪的粮食和衣服给穷人”“红军为了穷人得到粮食和平而战”等桐油、米浆、墨汁搅拌后书写的标语仍钩沉在斑驳的土墙上,当地的士豪被红军的正义震慑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跑了。

还有一个动人心魄的红军故事至今记忆犹新,其中两名年轻战士不慎失火,烧毁了乡亲的茅草屋,在铁的军容军纪下,被当场枪毙,这爱民为民曲唱响在家乡的山水间,经久地高亢,永恒地嘹亮。

赓续红色基因,传承红色文明,成了家乡人建设家乡、繁荣家乡的源头之水。红军所在地的长红村人也不甘落后,把红军精神化作前行的力量,迎难而上,靠山吃山,让文旅融合成了荒山野岭的敲门砖,让荒山野岭成了青山绿岭,让青山绿岭成了金山银岭,乡村民俗,五色田园,舌尖美味,四面八方的游客纷至沓来,乡野的村庄再不寂寞,闭塞、贫困尘封为久远的记忆。

 一条烤鱼长成国际烤鱼之乡,一个土豆长成舌尖上的驰名商标,一片红叶长成万众云游的打卡天地……家乡人的勤劳、智慧,家乡人的眼界、视野,家乡人的开放、包容,在时代的浪潮中蓬蓬勃勃生长,长成葳蕤的参天大树。

巫溪连大江,连接的是家乡游子的向往。游子恋家乡,眷恋的是家乡越来越昌盛。

编辑:李微希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