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下载七一APP

高桃芝专栏|洋姜滋味长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3-12-01 15:21:27

“洋姜洋姜春发芽,夏末秋初开黄花。立冬凉风呼呼吹,腌罢洋姜下饭茶。”此前在菜场,听到卖洋姜的老人动听的吆喝声,倏忽之间我就想起儿时母亲腌制的洋姜,那味道沁人心脾,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洋姜是一种对生存环境适应性极强的农作物,不需要肥沃的土地,田垄、地角、菜园、房前屋后,甚至废墟,随手埋下茎块,就能成活。儿时,母亲在老家的屋后,春天随手丢下几块洋姜,再也没有理睬过,它迅速就长开了,用不了多久绿叶长得又宽又大。按照乡人的说法:“挖个窝丢进去,培土踩一脚,就能疯长。”它不需要施肥打农药,耐旱耐涝、抗病虫害。地上的茎叶即使枯死了,下一场雨后,地下的根茎依然会萌芽,再次拱破地皮,长势葳蕤。年年挖,来年依旧会是洋姜一片。因此,种洋姜让母亲省心多了。

在夏季,洋姜长得高高大大,挺拔茁壮,一簇绿叶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点缝隙。农历九月、十月间枝端开满黄色的小花,花冠比向日葵小,黄灿灿的,比阳光还耀眼,宛如无数黄蝶伏在枝头,一阵微风拂过,美丽的黄蝶便漫天飞舞起来。到了秋天,洋姜叶子变黄了,一片一片掉下来。这时母亲并不急于挖洋姜,因为姜块还在长粉,可增加糖量。

立冬后,洋姜秸秆变得枯萎,母亲便挖开土刨出鲜嫩的洋姜,像葫芦藤似的,一根主茎上总有许多大小不一的洋姜,白花花的一片,七八块或十几块簇拥着。洋姜模样十分可爱,形状很像生姜,却没有生姜的辛辣味,长得饱满健硕,皮色金黄,肉质玉白。洗干净咬一口,清冽脆爽,又凉又甜,还带着一股野性的土腥气。

洋姜除了素炒与炒肉,最传统也最受欢迎的吃法,还是腌制成咸菜。冬天,是腌制洋姜最好的季节。入冬后,村里家家户户都在腌制洋姜,到处弥漫着洋姜淡淡的香味。放在院子里晾晒的那一块块一簟簟或黄或白的洋姜干,成了村庄一道独特的风景。

母亲对新鲜采收洋姜的做法是,先不洗泥,直接带土铺在通风但晒不到太阳的地方,一直将洋姜自然风干。只要两三天工夫,洋姜乍出土时的刚烈性子便被凛冽的北风降服了许多,只见洋姜的水分被蒸发掉了,变得皱巴巴的。这时,母亲洗净洋姜,待晾干水分后,将其装入坛中,拌上适量的食盐和剁辣椒、生姜、大蒜等调味品,搅拌均匀,滴入少许高度白酒,最后密封,静待时间的酝酿。

母亲非常懂得洋姜的脾性,反复叮嘱我,鲜洋姜一定要晾干水分,否则水多,易酸,难以储藏;腌制洋姜时也不能沾生水,否则易发黑、变质。

十天,抑或半月,洋姜在如此历练中脱胎换骨,料汁的味道缓缓渗入每块洋姜的表层和肌肉,时间越久入味越深,土腥气被料汁的香味磨掉棱角。打开坛盖,一股香甜的气味扑鼻而来,腌洋姜富有光泽,淡淡的黄褐色格外养眼,十分诱人,一口咬下去,脆中带着韧劲,香甜宜人,微辣开胃,令人大快朵颐。腌洋姜是一道佐餐小菜,下饭的神器。每到冬春上学时,我总会带上母亲腌制的洋姜去学校,与同学们一起分享,拿它解馋或作下饭菜,备受众人青睐。

即便在菜篮子丰盈殷实的今天,我家的餐桌上也照样少不了洋姜,一碗清淡的白粥配上一碟咸香脆嫩的腌洋姜,便觉得神清气爽、回味悠长,幸福感油然而生。

洋姜滋味长,蕴藏着浓浓的母爱。

(作者系湖北省荆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王耀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