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下载七一APP

文学|新米饭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3-12-04 18:49:51

新米饭就是用新米煮的第一锅饭,与陈米饭是不一样的。新米饭清香,米粒细绵圆润,有醇浓的大自然芬芳和灵气,吃到嘴里感觉特舒服,那滋味,就像春雨过后站在花丛中一样,惬意极了。

小时候每到收获稻谷的季节,我就巴望着吃新米饭。收稻时,爸妈总是要把新割下来的稻子弄到石坝上晾晒,说这是开镰稻,做新米饭最好吃。我眼巴巴地望着、盼着。稻子晒干后,爸爸就将稻子收拢一堆。待明月升起、微风吹来时,爸爸头戴草帽,脖子上搭着毛巾,用木锹铲起一铲稻子,在半空中一扬,瘪壳和杂物就飘到了一边,黄灿灿的稻子在月光下,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半圆,金黄金黄的稻子“呼呼”落到了石坝上,像迷人的沙丘,像金色的弯月,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稻子晒干后,就要用碾子将其脱壳,那个碾子是用木头做的,圆圆的,要两三个人才能围住。父亲将稻子倒在碾子上,稻谷就自然从磨孔掉进去,父亲用手握着碾子的转杆,一圈一圈地转,稻谷逐渐脱去了外壳,变成了白白的大米,再用风车将糠皮吹尽,新米就可以拿去做饭了。

做新米饭时,妈妈将夹杂的零星糠皮渣洗掉,淘洗一次后就捞到锅里,说是淘太多次了,米就不香了,饭就没有营养了。那新米,白生生、亮油油、圣洁而质朴,放到锅里闪闪发亮。下完米后,还要挑两节经太阳暴晒过的稻叶梗放到锅里,和新米一起煮。等饭熟时揭开锅盖,一股蒸气袅袅升腾飘散,新米饭上就有两条绿绿的稻草印。那新米饭的清香,伴随着萦绕的热气,渐渐地弥漫了整个屋子,使人食欲大增,垂涎欲滴。

我长大离家后,每年新米收获的时节,爸妈都要用一个小小的布口袋,给我邮来几公斤新米,同时还有几根青绿青绿的稻草梗。我从邮局取回来新米,轻轻地用手捧起那新鲜的、散发着泥土芳香的、油亮油亮的新米,久久说不出话来,仿佛从那粒粒米中看到了爸妈劳作的身影。这一粒粒亮晶晶的新米,仿佛把我带回了家乡那黄灿灿的的稻田之中。我的心随着那微微的清风,在稻田中泛起一层层波浪。微风吹来,稻叶在“沙沙”声中发出醉人的、沁人心脾的芬芳。那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挺拔的稻秆,腼腆地低下头。这新米的芬芳,是劳动的芬芳,是父母亲汗水的芬芳。

劳动的收获是纯洁的,泥土的回报是甘甜的。新米饭是土地赐给劳动的精华,吃到嘴里,香在心里。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

编辑:汪佳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